• <dd id="ueaoa"></dd>
  • <center id="ueaoa"></center>
    <nav id="ueaoa"><strong id="ueaoa"></strong></nav>

    頻譜共享前景樂觀

      今年4月,即動態頻譜聯盟(DSA)在加納的阿克拉舉行第二屆全球峰會之前,我寫了一篇名為“頻譜應該共享” 的博客文章。峰會過后,我可以很有信心地表示,動態頻譜接入和頻譜共享的前景非常樂觀。

      我在上述博文中指出,根據本人在2013年2月于英國主持4G頻譜拍賣時的觀察,當前大多數頻譜波段之所以未被使用或共享,是由于一成不變的無線電監管政策規范,這樣的規范促成向特定運營商發出使用特定頻譜獨家牌照。而推動靜態頻譜分配的原因,不外乎盡可能降低干擾、以及既有的行動無線生態將獨家牌照視為穩定投資和經濟效益掛鉤代名詞。這些都是事實,不過,在目前有25億人口享有寬帶連接的情況下,我們不能忽略還有50億人口沒有寬帶連接或不可能在近期內獲得連接。無疑,國際電聯(ITU)成立了寬帶數位發展委員會,并已宣布將寬帶視為“人權”,而其四個目標的第二個期望在2015年或之前,入門級的寬帶費用應少于平均每月收入的5%。然而,那50億沒有寬帶接入的人口不會期望能在2020年獲得連接,更不用說是2015年了。因此,關鍵問題是目前的移動生態系統模式顯然只對已獲得寬帶連接的人有利,或正如微軟的Dan Reed 所說:“地球村確實存在,但并非容下所有人”。

      頻譜共享(和動態接入)確能幫助彌合數位鴻溝,促進更容易接入和可負擔得起的寬帶連接,這也是DSA的主要目標,DSA是主張設立條規以鼓勵頻譜共享技術的中立組織。共享頻譜將催生與既有移動生態截然不同的企業家和生態系統,以解決讓寬帶連接更具包容性和負擔得起的課題,這樣的演進將以類似當前的移動生態系統的發展情況來進行,就像既有的移動生態已經發展到手機連接比地球人口還要多的情況,這就像30年前固網電信公司沒料到移動革命的來臨,而今天的移動生態系統對包容性和負擔得起等寬帶連接課題也有著盲點。提倡頻譜共享并不表示我們反對獨家牌照,就如我在英國依然全力支持和領導的4G頻譜牌照。

      在2014年5月DSA加納峰會和有關活動后,有關動態接入和可負擔得起的寬帶連接的前景非常樂觀。您可能會問為什么?我列出五大理由。首先,谷歌、微軟和臉書等大公司皆是DSA的成員,并在加納發揮影響力。他們嚴肅地看待接入和可負擔得起等問題,這不是公關(PR)伎倆,而是因為對他們而言,這代表更大的市場和利潤!這是難得可持續發展的商機。其次,加納峰會帶來的無線標準和生產方面的發展,令我印象深刻。臺灣半導體一級巨頭和DSA的創始成員聯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Mediatek) ,在峰會上宣布它與另一DSA成員Aviacomm組成伙伴關系,即將推出一款三頻芯片組以支持2.4GHz/5GHz的傳統WiFi和采用802.11af標準的空白電視訊號頻段(TV Whitespaces,TVWS)。聯發科技是世界第三大WiFi芯片組制造商,所以這絕不是公關噱頭。由于射頻涵蓋范圍的擴展,WiFi不再是半徑數百公尺的局域網(LAN),而是半徑是數公里的廣域網(WAN)。如果監管機構放寬電視頻段的頻譜共享規則(促使傳播更遠),就比如美國監管機構FCC在2013年12月實施的新規則(新加坡IDA已經宣布將從2014年11月起實施),那么寬帶會變得越來越有趣。非洲或新興市場的村莊,如使用這類可負擔的起的無線電加上光纖,就可以立即提供寬帶連接。 802.11af將使可負擔得起的寬帶接入指日可待!其它DSA成員例如Adaptrum和6Harmonics也正籌備第二代TVWS無線電設備。第三個理由是,加納峰會顯示,動態頻譜和共享頻譜不僅是限于空白電視訊號頻段。與會者討論動態頻譜與全球移動通信系統(GSM)頻譜共享,并將其稱為全球移動通信系統空白頻段(GSM Whitespaces)。 DSA甚至考慮今天的獨家移動頻譜是否能在未來共享。我知道這對一些移動業者來如同詛咒,但共享頻譜在2020年代應該(而且會)是常態,而非像今日那樣屬于例外。這就是像我這樣一個前資深頻譜規范管理者會領導動態頻譜聯盟的主要原因。第四,在峰會期間和過后,美國之外的一些國家也宣布它們將允許頻譜共享關鍵頻段的日期。新加坡這個星期剛宣布通過實施空白電視訊號頻段監管框架,主要電視頻譜180 MHz可供使用。馬拉維和南非、芬蘭和加拿大也不落人后。上月,英國Ofcom確認其意向并計劃推出更多的5 GHz頻段供免牌照使用,尋找窄帶1 GHz以下頻譜供物聯網(IoT)共享,并尋找其他頻段供TVWS風格的地理位置數據庫訪問,好像新加坡剛完成的那樣。第五,讓未連接的50億人口獲得寬帶連接的緊迫性和熱潮,越來越受到關注。雖然起步已晚,但是包容還是符合公平和有利商業的原則。話雖如此,頻譜共享也不是沒有批評者;他們包括來自我們領域的主要組織和國際機構。 DSA支持和贊賞這些組織在以往已經取得以及在未來會實現的成就,但我們還是要奉勸他們勿固步自封,讓這成為與時并進的絆腳石。你或會注意到,這篇博文幾乎沒有提及實地試驗,因為已經過這個階段。頻譜共享的前景非常好,并且可以長期持續下去。

      動態頻譜聯盟簡介

      動態頻譜聯盟是一個全球性的跨行業聯盟,專注于如何提高動態接入未被使用的無線電頻率。聯盟會員涵蓋來自世界各地的跨國公司、中小型企業、學術、研究和其他組織,致力于打造創新解決方案,以增加可用頻譜的使用率,讓消費者和企業等受益。 聯盟運用其來自全球領先企業的會員,例如微軟、面子書和谷歌以至學術專家的專業知識,擴展接入未使用無線電頻譜的活力和機會,并通過倡導法律和法規以實現它們的使用。這將促使頻譜在迅速要求的情況下獲得動態共享。

      H Nwana 教授是動態頻譜聯盟CEO。他曾于著名英國通信監管機構Ofcom的頻譜政策組任總監長達4年。他的近作有“Telecommunications, Media & Technology (TMT) for Developing Economies”(“ 發展中經濟體的電信,媒體和科技(TMT)”),以下為他的聯絡資料

      動態頻譜接入全球峰會

      這是聯盟在加納首都阿克拉舉辦的第二屆年度峰會,旨在讓發展中經濟體區域化更多動態頻譜使用率。擁有第一手經驗的專家,演示了動態頻譜接入如何協助政府、企業和社區,為最繁忙的城市和最偏遠的農村地區提供可負擔得起的連接,有效連通例如非洲等較不發展的地區。聯盟董事會成員在加納舉辦的全球峰會,目的是展示動態頻譜接入技術可提供的潛在未來,并有效鼓勵討論以在如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等發展中經濟區域,落實飛躍式的連接。自去年在泰國曼谷的入門級討論,這次活動見證聯盟和成員的成熟以實現為彼此發展舉措的希望。隨著最新試驗性方案和研究顯示,頻譜稀缺可通過創新技術和法規演變成豐富頻譜,聯盟成員希望引起非洲各國政府關注此課題。通過這樣做,他們希望政府機構可確認經過測試的監管模式,以及它可協助公共和私營領域提振經濟而帶來的效益。在加納,這些都實現了。

      動態頻譜聯盟全球峰會于2014年5月13日至14日加納首都阿克拉舉行。

    when to get an abortion site after abortion
    spy phone login turbofish.com free hidden spy apps for android

    相關文章